感情的负心汉 海明威的四段婚恋故事

感情的负心汉 海明威的四段婚恋故事

2021年6月12日 Off By yiran666

美国作家海明威在文学成就是不可否认的,作为一名作家而言,他是值得令人钦佩的,他的作品享誉世界,成为经典名著,而如果从私生活去认识海明威的话,我们可以从他身上发现更多的故事,其中他的四次婚恋故事是最令人感叹不已的。

1.比海明威大八岁的情人哈德莉
在1918年,海明威中学毕业,不久参加战争。受伤住院后,与护士阿格尼丝小姐坠入爱河。由于战争,最后他们的恋情没有维持多久,但她毕竟是海明威的初恋情人,是在内心给他造成过感情伤害的人。
1920年10月,海明威住到了芝加哥,在这里,他爱上了哈德莉,并最终娶了她。哈德莉于1891年11月生于路易斯一个制药商的家庭里。父亲继承有一份不错的家业,全家生活相当安逸。1920年10月,哈德莉办完母亲的葬礼后来到芝加哥散心。在一次晚会上,她认识了有点笨拙的海明威。海明威见多识广、英俊潇洒,深深地吸引着哈德莉。3个星期之后,当哈德莉要回圣路易斯时,他们之间的感情已很深,都把对方看成自己闯荡世界的好伴侣。由于忍受不住分离的痛苦,1921年3月,海明威迫不及待地赶到圣路易斯去看她。两周后,哈德莉又到芝加哥同他见面,两人一起回到橡树园见了海明威的父母。哈德莉在回去的前一晚对海明威说:
“母亲去世时,留给我一笔委托基金,每年3000美元。”有这笔不菲的收入,他们会生活得很幸福、富足。于是,他们决定结婚。10月份,哈德莉一个叔叔去世,她又意外地得到8000美元的遗产。有了经济保障,海明威开始考虑去欧洲工作和生活。

2.婚外恋情
海明威1925年在巴黎认识了保琳和吉尼两姐妹。保琳穿着时髦,常参加时装表演会,还常做文学评论。她家庭富有,是个十足的大小姐,与哈德莉形成鲜明对比。很明显,保琳略胜一筹,很快就迷住了海明威。她们经常到海明威的公寓做客,实际是来看哈德莉的。一开始,海明威很喜欢妹妹吉尼,但保琳更
会耍手腕,她不在乎海明威已经结婚,主动追求他。尽管她大海明威几岁,但还是比哈德莉小4岁。在与海明威交往时,刻意处处让他意识到她比哈德莉更值得他爱。海明威精力旺盛、好动、好交际,但与哈德莉在一起经济上很紧张,这限制了他的交际范围,且只想作好母亲的哈德莉已不能满足他的性欲。他渴望的新经验和现状的改善,保琳都能给他。为了弥补心中的愧疚,海明威
花高价买了一幅画,作为哈德莉的34岁生日礼物。临近1925年圣诞节,他仍没有在哈德莉和保琳之间作出选择,相反,他们三人的关系更微妙了。哈德莉的宽容正好让保琳得以继续同她争夺丈夫。保琳几乎天天给海明威写信,收信人有时是海明威,有时是哈德莉。
从奥地利回来后,哈德莉无意中从吉尼口中得知海明威与保琳的关系。她开始有些担忧了,但从全局着想,她没有去找保琳的麻烦,害怕物极必反,反倒将丈夫推向保琳一边。她寄希望于丈夫回心转意。以后,只要有保琳在旁边,她就感到浑身不自在。去西班牙旅行回来后,他们夫妇决定分居,这使哈德莉十分痛苦。她写给海明威一份保证书,说她同意离婚,但有一个条件,要海明威与保琳分开100天。如果100天后,他们仍爱着对方,她就同意离婚。
与此同时,保琳终于使父母认可她与海明威的关系。107天后,海明威迎接从美国归来的保琳。1927年5月,他们正式举行了天主教徒的婚礼。

3.与女记者玛莎的恋情
西班牙战争爆发时,海明威又一次当上了战地记者。在西班牙内战时,他结识了女记者玛莎·盖尔霍恩。玛莎是反法西斯主义者,非常关心政治,希望到西班牙收集内战的资料。受她的影响,海明威决定与她一同前往。保琳很不乐意丈夫去西班牙,而且是与漂亮的玛莎一起。
在炮火中,他和玛莎拍摄了许多危险的战斗场面,并于1940年发表了《丧钟为谁而鸣》。西班牙内战把他和玛莎紧密连在一起,而保琳被抛弃在佛罗里达南部一个小岛上。从西班牙回来,他已经在考虑与保琳分手的事情。当二战爆发,玛莎再次奔赴战场时,他已不愿同玛莎分离。玛莎一离开,他就有被抛弃的感觉。1940年11月,在与保琳离婚后两星期,他与玛莎在怀俄明州正式结为夫妻。

4.对玛丽·韦尔一见钟情
在1944年5月,海明威遇见了熟人欧文·肖正的女友——玛丽·韦尔。他对玛丽一见钟情。刚见第一面,他就对他的第一位妻子哈德莉说,他要娶玛丽。因车祸受伤的海明威住院,玛丽突然来看他,让他备感快活。可是妻子玛莎来访却让他感到痛苦和气恼,他的酗酒遭到妻子指责,两人不欢而散。在法国前线,他收到玛丽的来信,顿时心花怒放,激动之余用最甜美的语言在回信中向她表达思念之情。巴黎解放后,玛丽在采访之余,总要去和海明威幽会。1945年3月,他搭乘轰炸机回美国,给玛丽留下一封信,表示要和她在一起。几天之后,他打电话告诉玛丽:“再见不到你,我就要疯了!”
经过一番磨难后,他于1945年12月与玛莎离婚,并于1946年3月与刚离婚的玛丽·韦尔结婚。
晚年,海明威已达到了人生的辉煌顶点,但亲人们接二连三的去世,使他感到死亡在一步步逼近。
患有精神忧郁症的他身体日渐变差,玛丽和朋友想尽一切办法送他到医院治疗,而他却想自杀。1961年7月2日,他用一支双筒猎枪结束了自己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