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来,和自己,好好谈一谈 | 第33届青春诗会参会诗人诗选

坐下来,和自己,好好谈一谈 | 第33届青春诗会参会诗人诗选

2021年6月11日 Off By yiran666

8月22~26日,诗刊社第33届青春诗会在甘肃陇南西和县举行。参会的15位诗人(其中叶晓阳因故未能出席,仅以作品参会),是从全国815份有效来稿中脱颖而出。他们是(按姓氏音序排列):
艾蔻周蕾(女,解放军),段若兮潘菊艳(女,甘肃),飞廉武彦华(男,浙江),郝炜(男,甘肃),胡正刚(男,云南),纪开芹(女,安徽),刘山刘林山(男,甘肃),马慧聪(男,陕西),马骥文马海波(男,宁夏),马嘶马永林(男,四川),谈骁(男,湖北),叶晓阳(男,重庆),张雁超(男,云南),郑茂明(男,河北),庄凌(女,山东)。
下面是这15位诗人的一组自选诗。


艾蔻,原名周蕾,1981年7月出生于新疆,现役军人,就职于石家庄某军校。出版个人诗集《有的玩具生来就要被歌颂》《亮光歌舞团》。鲁迅文学院第31期中青年作家高研班(诗歌班)学员。
亮光歌舞团

我没有进去看过
据说很精彩
宣传画上的女人在笑
涂着大红嘴唇
我始终好奇
如何表演利剑穿舌
痛不痛
流血过多怎么办
还有那条蟒蛇
被生吞之后
怎么又能从脖子里钻出来
三十年前
我深信不疑的那些把戏
其实都是假的吧
唉,也说不定
反正今天想起来
音乐还在耳边嗡嗡作响
低速行驶的宣传车
载着大喇叭
碾过每一条街


段若兮,甘肃人,自幼爱山水,爱厨房,爱小诗文,供职于某校,教书写作以虚度人生。
蝴蝶

斑纹。色彩。翅翼上悬坠的风
蝴蝶闯入四月,化身为豹
雄性。
嗜血。无羁。没有盟友
每一次振翅都招来花朵的箭镞

三月的牢房太暗黑了
需要蝴蝶来砸碎枷锁
蝴蝶如豹。嘶吼,四野倾斜
花朵暴动
大地呈现崩塌之美

……花朵的血液快要流干了
蝴蝶是一只充满仇恨的豹子
扛起负伤的四月
奔向荼蘼之境


飞廉,本名武彦华,1977年生于河南项城,毕业于浙江大学,著有诗集《不可有悲哀》《捕风与雕龙》,与友人创办民刊《野外》《诗建设》,现居杭州。
雨水日遣兴

邻家春节从故乡带回一只公鸡,
每天凌晨一两点开始啼鸣,
白天更是讴歌不已——
文辞烂然,
翻译出来,大概也是《说难》《孤愤》一类文章,
大概也梦想着
太史公那样“述往事,思来者”。
宰杀之时,长鸣的激烈,
更让我想起谭嗣同。
而我这次还乡——孔子教礼的地方,
只有那群雪后的白鹅,
至今仍保有一点子产、袁安的庄严……


郝炜,男,汉族,甘肃成县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曾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等刊物发表作品,获甘肃省第四、六届黄河文学奖,出版文化随笔专著《茶与马:在山河的旧梦里》。
琴岛
常去岛上
做两件
虚无之事:静观夕阳收走
海上炼金的蜂群
迎接滚滚而来的波涛
看繁星从海底升起……
大海转身离开的时候,两件事
已经做完
我就会一个人坐在暗礁上
听任内心的巨鲸
对着海岸反复喷水


胡正刚,1986年腊月出生于云南省姚安县,2009年毕业于云师大中文系,现居昆明。参加首届《人民文学》“新浪潮”诗歌笔会,获2015年度扬子江青年诗人奖。
在德丰寺的一个正午
众多的花木,我只能分辨芦荟、箭竹
和正在挂果的枇杷,它们在正午的阳光下
在日影和梵唱里,开花,结果,舒展枝叶

放生池的金鱼,被一片落叶惊动
游入石隙。天空倒映在池水里
白云飘过,水波就微微晃动
大殿空旷,众佛低眉垂首,俯视众生
离开或者抵达都是一场轮回
再一次来到这里,我只为了跪下来
忏悔和凄惶都在预料之中
浮生苦短,那个羁旅的人
差点被这么巨大的宁静击倒


纪开芹,安徽寿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随笔《柔而刚的老舍》《忧伤而坚韧的曹禺》以及诗集《虫鸣向晚》《修得一颗柔软之心》。
废品
每个寒暑假,老王都要到学校
收买破书旧本子
他将这些东西分成两类
有的转卖到废品收购站,有的转卖给旧书店
他说汉字也和人一样,分三六九等
架子车上的书,有时候会滑下来
它们有自己的重量
不甘心做废品
可是一粒汉字不得不接受
有时候,会被碾压成各种形状


刘山,甘肃武威人,博士,现居兰州。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甘肃省文学院首届作家班学员。有作品入选年度中国小小说排行榜,曾获甘肃省敦煌文艺奖、黄河文学奖、甘肃省杂文评选一等奖(第一名)等;已出版小说选、诗歌集等多部。
醒悟

空调老了,整夜,它都在喊疼
它的呻吟,仿佛一辆陷入泥水中的马达
挺住意味着一切。安慰
像一滴水面对整个村庄
土地撕裂的伤口。寄居在
膝盖里的风湿刚刚醒来,巨大的
轰鸣不断翻弄母亲的安眠
这实质性的苦难
诗治愈不了它的痛
夜阑风静,我在三百公里外
在热水器坏掉三月的地下室写下
安好,勿念!


马慧聪,1984年生,陕西神木人。中国作协会员,陕西省作协理事,陕西省“百优人才”。出版诗集《人模树样》《渴望》《守候》等。荣获“全国十大80后作家主编”、“首届中国青年诗人奖”、“草原文学奖”等荣誉。现为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会长,《延河》下半月刊执行主编。
洛阳
我来过洛阳两次
一次在三十岁之前
这一次是三十岁那天
三十岁
是我身体的分水岭
不想吃
不想喝
不想吵也不想爱
就想静下来
慢下来
等待岁月的招安
去看龙门的大佛
看那些被凝固的笑
去白马寺看马
红墙碧瓦还在
只是那匹白马已死在心里
就这样一个人坐着
等着春风吹来
等着牡丹花开
洛阳的牡丹要等
我的三十岁
已经到来


马骥文,1990年生,著有诗集《唯一与感知者》,现于清华大学中文系攻读博士学位。
日出
可爱又短促的告别
在春风中战栗出桃花的死
不足一年,爱人已是
一份哲学提纲的欢娱
你拿出一只黄梨,比命还亮
人生几多愁?只是
那抹光从来没有如此温柔
浅浅的,如我稀薄的心
在洁白之床,睡美人
品尝着空梦中微渺的盐粒
该如何去爱?去毁灭?
你以你完美的呼吸淹没着我
看啊,被囚人和他绝望的秘密
此刻,成为更高的不存在
而在你我之间,黎明
正把所有的残缺和骄傲
变为一场古老火海的注视
这是完成,闪荡不宁的美


马嘶,本名马永林,四川巴中人。巴金文学院签约作家,著有诗集《春山可望》等。现居成都。
下虔州
你写的《虔州八境图》
至清代,已缺四景
宋朝的光,岂会一直照到今天
一个人登郁孤台,才知
山川不尽永恒、飞鸟礼送落日
我收到暮霭的信,来自故去的人
寒梦中,字字灼心
这是我途居虔州一夜,忝列
甚为唐突的一景
抱歉了,东坡先生
抱歉了,天空背后的明月


谈骁,1987年生于湖北恩施,2012年毕业于湖北大学。现居武汉,供职于长江文艺出版社。著有诗集《以你之名》《涌向平静》。
百年归山
十年前,爷爷准备好了棺材
十年来,爷爷缝了寿衣,照了老人像
去年冬天,他选了一片松林
做他百年归山之地
松树茂盛,松针柔软
是理想的歇息地
需要他做的已经不多了
他的一生已经交代清楚
现在他养着一只羊,放羊去松林边
偶尔砍柴烧炭,柴是栗树和枞树
小羊长大了,松林里
只剩下松树,爷爷还活着
村里有红白喜事,他去坐席
遇到的都是陌生的人
他邀请他们参加他的葬礼


叶晓阳,生于重庆,学于北京,现居美国,为贫困地区教育事业殚精竭虑以致错过一生只有一回的青春诗会,此刻在异乡的夜里,点检旧诗翻成笑,未必矫情让贱人。
从来万里心
——给沙坪坝王美龄
“请看石上藤萝月”
到了三月的第一天夜里,雷公电母
悄儿咪咪喜相逢,孤云成了岛
十万游客在岛屿内外,挤成仙人
让开点嘛,郊区来火车,看不出旖旎
而春天硬是早得出奇,楼下松鼠
和野兔,一对夜游神,喝金门
举誓要同醉同欢,忘了双流哪个在飞
只有大梦略促,日出前是巴心巴肠
只有我,偶尔去到太平洋栽密头
无论多少次,都像是那没得名字的湖
整个冬天,鲫壳鱼在爬自行车
要翻过斯诺墓假山,看谁在偷人生
这雷声听到后头,雨反而不稀奇
袍哥人家,绝不喝燕京,只跪心上人
和路过的土狗,吹英语龙门阵
不吹丝弦,天地与心老,是谁来罗


张雁超,男,汉族,籍贯云南省威信县,1986年11月出生,现居云南省水富县。著有诗集《大江在侧》。
噗通

整个下午,我们把
岸边的石头捡起来
扔回江里。那些
被江水抛弃的石头
命运又被我们修改了一次
流水的路途也被修改了一次
我们不必分辨流水和石头
谁的命运受到了更大影响
反而应该关注那些“噗通”声响
我感觉到这些声响
在我们前后左右良久等候
当石头与水面相触
冲刺最快那一声“噗通”
就获得了它的一生


郑茂明,1980年生,现居河北唐山,著有诗集《一只胃的诊断书》《忧郁的尘埃》《秋日笔记》。
墙上的钟表

无可遏止地,时间崩塌了
突发的异常令我错愕
墙面开始抖动,发出机械的震颤
房间旋转、发热
墙壁涌出四散奔逃的蚂蚁
炽热的岩浆
漩涡——巨大的吸附力
整个宇宙开始坍塌
我大汗淋漓地打开灯
取出另一块钟表,挂回
原来的位置
均匀的咔咔声在房间里回响
正确的律令让我无比安然
世界恢复如常
我的惊魂回到躯体
回到一个俗人,从生到死
匆忙而秩序的一生


庄凌,戏剧理论研究生,在《人民文学》《诗刊》《十月》等发表组诗;2014年10月入选《人民文学》第三届“新浪潮”诗会,获2016《扬子江诗刊》年度青年诗人奖、第五届“包商杯”全国高校征文大赛诗歌一等奖、首届华语青年作家提名奖、《时代文学》2014年度诗歌等各类奖项,出版诗集《本色》。
走神
让月亮,照人类,也照妖精
打一个盹儿,我就被请到了天上
飞来,又飞走。而人群里
我一直是恍惚的,也是消失的
我愿意,被这个世界一点点忘记
然后又被谁突然想起
我想看看左边有什么,右边有什么
用左边的西红柿,反对右边的小白菜
更多时候,我用左手的指甲
温暖右手里的疤痕
生活常常左顾右盼。我也会坐下来
和自己,好好谈一谈
我想学西施,还想学柳如是
英雄与小人,都踩在我的高跟鞋下
走在阴云密布的路上,我突然亮了一下
我想与一个陌生人在雨水中拥抱
交换彼此的干燥,或烘干的秘密
现在,我在异乡把故乡翻开
看一眼。像看一枚硬币的正面与反面